冰凌花

12-03 作者:七彩云

清晨我被窗玻璃上的冰凌花吸引,用手机拍下了几个不同的画面。那用一夜的光景,水印冰冻的冰凌,晶莹剔透,千姿百态,无论你着眼那一处,画面都是瑰丽奇特。有耸立的山峦,跌宕起伏;有连接天地的茂密的森林,银装素裹;有娇艳欲滴的花朵,姿态万千。随你想象,或许你看到了藏匿期间的千军万马,也未尝不可,而你却是那仗剑执戈的统帅......

而我却在无尽的遐想中,忆起了年少时见到的冰凌花,不畏严寒的冰凌花,那一朵永远盛开在我心中的冰凌花。

岁月的青苔一片一片的在四季的轮回中叠加,深深浅浅的记忆着岁月曾经的过往。

温柔慈祥的母亲会在每一个地冻天寒,星辰闪烁的清晨,轻轻的起床,为我们兄妹五人做早饭。那时的平房里烧了一宿的煤炭,早已在清晨熄灭。母亲蹑手蹑脚的下地走到两屋间的厨房,弯下身,用小铁铲,一下一下,轻轻的淘尽一灶冷却的煤灰,空气中冷冷的气息和着略微扬起的煤灰,穿梭在母亲的脸颊和不停劳作的手掌间。重新点燃的灶火,柴与煤在融合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,我与睡梦里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转个身又甜甜的入睡。

母亲用瓢轻轻的击碎水缸表层那一夜结成的冰晶,慢慢的一瓢一瓢的舀着清冽的水放入锅里,为我们温好清晨的洗脸水,才起锅做饭。有时候蒸馒头,有时候蒸米饭,宽裕的时候母亲会奢侈的为一家人蒸上满满一小钵的鸡蛋糕。

在青菜下过的那一刻后,母亲会进屋推醒熟睡中的哥哥或姐姐,叫我们一个一个的互相叫着起床,然后又回到厨房忙碌着一家人的早饭。我是最小的也是最懒床的一个,总是赖在那里等着母亲轻轻地唤我:“双,起床了,要上学了!”然后我就会如现在的儿子般迷糊着说:“嗯,再躺两分钟!”这时的母亲总是疼爱的把已经暖在褥子底下的棉衣棉裤拉出来,然后为我穿上,母亲日渐粗糙的手掌划过我细嫩的皮肤,痒痒的温暖着我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早饭后,我们兄妹几个蹦蹦跳跳的离去,都忘了给母亲一个暖暖的拥抱,后来渐渐地长大,渐渐地离家远行,就更是忘了要拥抱日渐老去的母亲。

而今母亲已经远行到世界的另一个尽头,而我只有在她缠绵病榻时,曾经多次亲吻着她布满褶皱的脸颊,她像个娇羞的少女般面染绯红,那一刻她是开心的,幸福的,而与我却是懊恼于心的,潸然泪下。

母亲再也不会在有冰凌花的清晨为我做早饭,再也不会在静谧的清晨听到那熟悉的噼里啪啦的声音,那一切都留在了过往的岁月里,而我却在每一个冬季的清晨透过窗棂上的冰凌花看到:一个母亲,在清晨的暮霭里,忙碌做早饭的身影......

共 2 条文章评论
  • 豫原:拜读《冰凌花》。母女情深,真情实感,情节感人。点赞,推荐阅读。豫原问好。2018-12-04 12:57
  • 山鹰: 好文笔!深动感人!为你点赞!2018-12-04 20: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