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年,埋藏在年轮里的笑颜

06-23 作者:谈笑在指尖

童年,埋藏在年轮里的笑颜

作者 谈笑在指尖

六一儿童节过去不久,孩子们的欢笑声还在耳边响着,孩子们那灿烂的笑脸还在眼前晃动,童年,那种悠远的感觉,总会时不时的蹦跳出来。沾染了流年中的沧桑,流金岁月,灿烂过整整一个曾经的少年,纯真童年,缤纷了一季烂漫的年华,时光悠悠,载着思念的歌声,穿越着那烟雨流年。如果说人生是一本朴实无华的老书,那么童年便是前面那么一段精炼而活跃的简白。

童年:童稚、天真可爱、活泼捣蛋、纯白,美好而简单。每每忆起,心中便会有那畅畅然释怀之感,说不出的温馨,点不透的悦心,道不明的说白。每个人的童年犹如那一杯浓浓的咖啡,喝着喝着,会慢慢地暖到你的心间;每个人的童年又像是一杯浓浓的香茶,会让你细细品味到快乐的清香在里面,每个人的童年还似那暴风雨后的彩虹,五颜六色,炫丽耀眼,每个人的童年又像那晚霞后的余光,那么叫人怀念……

人们常说:一寸光阴一寸金,寸金难买寸光阴。那已逝去的童年,岁月早已伴着光阴披上了一层缅怀的轻纱将你蒙面,惆然也蜕变成了回忆埋藏在记忆的年轮间,它沉淀着淡淡远去的清香,让我的思绪欢心地翻滚,一切都流得那么急促,似乎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地去品味,去珍惜,就从身边轻轻流远。

我经常会独自站在学校门口看着孩子们上下学,路上总有几个孩童在嬉闹,他们互相追逐着,打闹着,笑的很开心,见到此景,我的心会微微的一颤,总会有一种无以名状的感动出来。经常也会见到孩子追逐打闹而摔倒,我总会下意识地连忙将他们扶起来,但他们并不会哭,而是轻轻拍打衣服上的尘土,抖了抖身子,瞪着圆圆的眼睛,调皮地说:“谢谢。“呵呵”。不知为什么,看到他们那童真而微红的小脸,我也会心地一笑着,心中不免会说道:“真是可爱”。是啊,自己已经老了,早已离开了那段无忧无虑的岁月,很是羡慕这已远离了我的纯真童年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童年的印记慢慢消逝,脑中剩下的只有最美的回忆。这段回忆,犹如心中的一块烙印,深深的刻在我心里,定格便成了永久的记忆。在不经意间,它会时不时悄悄的从尘封的记忆中浮现,重新拨动着我的心弦。它就像是一幅迷人的图画,勾勒出我多少动人有趣的故事而让人怀念。当我们仰着稚嫩的面庞将那最纯真、最简单、最无暇的欢笑洒向天空时,希望离最远的那片云朵会是长大的自己,可是,当我们真正褪去了稚气,换上了成熟的戎装时,却又留恋那张记忆中模糊了的孩童的笑颜。

童年的生活简单,波澜不惊,淡若开水,却欢乐而美好无比。每天清晨,闹钟将我唤醒,掀开被子,匆匆洗漱完毕,背上书包就往父母单位的职工食堂跑去,买上两个大包子,一边啃着一边蹦跳着向学校跑去。似乎每天都有使不完的精力,一路上疯狂地“肆无忌惮”不知道惹来了多少的责骂声,但是我的心中却偷偷地乐着,留下一路地欢声和笑语。

那时正逢文化大革命,学校上课已经很不正常了,一些老师忙着停课闹革命,这时教室便成了我们“放肆”的园地,课堂上老师就成了我们的衬点,我们在课堂上打闹玩耍,会让老师惊堂无语,还会让年轻的女数学老师气的泪流满面,偷偷在一旁哭啼。显然,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对于我们这帮顽皮的“乐天派”,年轻的老师们都没了法子,只剩下无奈摇头与叹息

儿时,我们很喜欢结伙在田野上奔跑,放飞童年的梦想,喜欢看那风筝在天空中轻盈的身姿,也许天空中那份安然的自由就是我们那时内心深处最热烈的渴望;我们还喜欢在房前屋后穿梭,滚铁圈和打玻璃球,喜欢在弄堂里架起块木板打乒乓球,有时为了输赢会争个面红耳赤,甚至打架群殴。

经历了六年的春秋。时光匆匆,童年匆匆,它就在这红领巾上悄然而走。轻轻悄悄,还来不及回味,就已远走。抽屉里躺着的毕业照,那一张张曾经熟悉的脸庞,早就在那年的七月,个个地分散而去,有的甚至离我很是遥远。再一晃,我们都成了知青去上山下乡。我们长大成年,虽然脸上还带着深深的稚气,但在农村一呆就是好几年。人生有太多的不如意,太多的无奈,太多的遗憾,太多的眷恋,至深的感怀!慢慢地我们跨过而立之年,步入不惑的岁月,不经意间就进入了颤颤巍巍的老年。回首往事,说不出是苦还是甜,真的是五味俱全。曾经苦过甜过乐过忧伤过的,一个人的时候总会去苦苦思索。望着窗外蒙蒙细雨,感觉这些年不过是转眼之间。失落的时候恨不得悲壮离世,收获的季节却又在谱写生命的赞歌。大起大落的人生,到底有几多悲壮,几多激情,转眼间仿佛都像是云烟飘过眼前。真想让时间倒流喔,可童年永远是不会再回来。如今,光阴的刻刀已悄悄在脸上留下深深的刻痕,玉石一般圆润的童心早已不见,当我的耳旁再次响起罗大佑那首《童年》时,那一段无穷而又梦幻一般的岁月,已乘着远航的轮船,载着童年的记忆,渐行渐远,消失在了那一缕深蓝的天边,驶入了我心灵的最深处年已久远。

童年似水,恍惚而过;童年似树,茁壮成长;童年似光,白驹过隙;童年似梦,眼前一晃。 已逝去的童年,它依然向我微笑着,记忆依旧会像花儿一样在脑海中不停的绽放。童年的生活就是一首轻奏的圆舞曲:清新、生力、朴真、婉馨。而我们便是其中那一串串不安的音符,在顽皮地跳动,虽然参差不齐,但错落有致,填着天真得词,谱成了一支流年的歌。童年,这一张深埋在年轮里的笑颜;两弯俏皮淡素的眉,一双机警水灵的眼睛,一对小巧玲珑的耳朵,一只圆滑娇嫩的鼻,一撅浅合微笑的嘴,一张红润饱满的脸,简简单单,让人怀念。

如今,我总喜欢回忆起童年,说明自己真的已经老了。有人说,生命里有很多东西,能忘掉的叫过去,忘不掉叫记忆。我想,记忆里大概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童年?

共 0 条文章评论